哥们的新娘怀了我的孩子

  2011年末,阿虎从P县老家打电话来,要我去参加他和甜妞的婚礼了,
我口里答应着,心里却酸楚极了,当我放下手机之后,我就默默地念着一句话:
“别了,我的初恋,别了,我的甜妞!”

  有人说:没有遗憾的人生不完美,那年我还年轻,不知遗憾为何物,现在我
明白了,甜妞没成为我的女人,是我人生的一个遗憾!

  阿虎是我在P县老家最好的朋友,他从小与我一起厮混,是过命的铁哥们。
甜妞是我家的邻居,和我们走得很近,她对性事成熟得早,最喜欢与我爱爱,多
次与我躲进树林里去,任由我抚摸她下体那嫩葱的芳草地。

 后来,我爸在南方发了财,我们举家就南迁了,分别的那天,甜妞哭成了泪
人,我安慰了她好久,许诺以后一定回去娶她,给她办一个漂亮的婚礼!没想到
仅事隔三年,这一切都有了变量,甜妞已经与我的好兄弟阿虎好上了,并且马上
就要结婚!

  我是乘火车回P县的,但因一场罕见的大雪,铁路塌了方,我没能赶上他们
的婚礼,我记得到的那天是12月1号,已经是他们新婚的第三天。